“疯狂老师”已下课,教育O2O还能走多远?

kristian-seedorff-149478-unsplash.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曾经的疯狂已经谢幕,感谢过往一路的相伴。”

2019年4月24日,曾经红极一时的教育O2O平台疯狂老师终于宣布APP将于4月30日正式停止运营。

疯狂老师曾经创下了9个月融资4400万美元的纪录,估值曾一度达到2亿美元,平台师资上万人。然而,在2016年拿到最后一轮融资后,它苟延残喘两三年,终于也不得不面临终结的命运。从2014年创立时的万众瞩目到如今的辉煌不再,疯狂老师的黯然离场令人神伤。

那么,疯狂老师又为何会走到如今的地步呢?

从狂热到遇冷,教育O2O到底经历了什么?

2013年前后,O2O概念开始迅速席卷各大领域。在线教育行业也随之崛起,展现出指数式增长,平均每天都会诞生2~3家新公司。

相关大数据显示,仅2015年一年,我国教育行业已知的融资总额多达20.3亿美元,比2014年增长了160%。而其中,教育O2O也是最受关注和欢迎的细分领域之一。

在教育类O2O最火的那段时间,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内,跟谁学、轻轻家教、疯狂老师迅速作出反应的线上教育品牌,都分别获得了千万级别的融资。而面临着线上教育这个全新的领域,圈地跑马成了各大线上教育品牌争相追逐的奠基方式。在背后各大资本巨头的支持之下,新领域开始了一场烧钱的资本游戏。

教育O2O相比于传统教育模式来讲,信息更加透明,让教师和家长通过互联网媒介省去中介手续,打破垄断式的教学方式,给双方提供双向选择的机会。而在这样的运行模式之下,教师和学生的数额无疑也就成为了争抢重点。

因此在早期运行过程中,各大品牌争相推出吸引老师学生并抢占市场份额的手段。疯狂老师对入驻教师的补贴额度一度达到课时费的20%。根据《中国企业家》2016年的报道,2015年,疯狂老师3个月的补贴使交易额数据从500万飙升到1.07亿元。而与此同时,刷单这种并不光彩手法也成为了业内普遍存在的秘密。相关人士表示,自己在另一家名为跟谁学的平台上,曾一个月就刷单近40万元。

在资本的推动之下,补贴与刷单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账面上虚假的辉煌,教育类O2O平台也展现出一片狂热之势,融资数额和交易总量不断再创新高。然而,在其背后却隐藏了野蛮生长所带来的必然隐患。

教育O2O模式最火的那段时间,老牌教育企业新东方教育集团的董事长俞敏洪就曾公开表示,在线家教模式存在着诸多弊端,自己对于该模式并不看好。

在运行的早期,由于对于市场需求痛点并不明确,也缺乏完善的盈利模式,因此诸多在线家教平台尽管风光无限,但实质上,资本的盲目跟风和简单的复制再生产都使得各家所提供的服务从形式到内容都大同小异,同质化严重。

大部分O2O平台都仅仅是将线下课程搬到线上,运用互联网技术给家长和教师互相选择的空间,这种微创新实质上并没能够从根本上建立起新的盈利模式,而是流于表面,仅仅是将技术和传统教育进行简单相加。

对于用户来说,体会到的教育服务质量并没有实质性的增长,导致用户体验不佳,难以形成回购模式,吸引固定市场份额。而生源与收入的减少又会进一步导致优秀教师资源跳槽至其他平台。为继续留住二者,平台不得不延续之前的模式,继续投入更大的补贴额度,进而形成了一个疯狂消耗自我的恶性循环。

没能着眼用户真正的需求痛点,仅限于追逐市场份额。教育O2O初期新鲜感过后,资本市场遇冷也就不足为奇了。

仅在2016年,已死亡的在线教育公司就已经超过了700家。其中大部分是仅创业一两年的新兴公司。而2016年获得最后一轮融资后就再无消息的疯狂老师,苟延残喘两三年后,也终于迎来了离去的命运。

“疯狂老师现有账面资金约1个亿,即便没有营收,也还能生存两年。全中国在线教育死光了,我们也会活着。”

疯狂老师创始人张浩在2017年放出的这段豪言,现在看去,实在是有些黑色幽默的意味。

那么,疯狂老师被迫“下课”,是否也意味着教育O2O模式的末路呢?

从狂热到遇冷,教育O2O到底经历了什么?

从整体大环境来看,2016年,教育部就已公布《教育脱贫攻坚“十三五”规划》强调要运用“互联网+”思维。而在2018年4月,教育部又正式印发《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强调要推动人工智能在教学、管理等方面的全流程应用,探索灵活智能的教育新模式。国家的大力支持也意味着教育类O2O在未来有着大量政策红利可期。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到2.01亿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年增长率近30%,位居各领域前列。这也意味着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逐渐成熟,用户们也对于线上教育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因而,一些教育类O2O的倒闭,并不能够说明教育O2O本身并不可取。在市场的自然选择之下,伴随着投资人的逐步冷静和对态势的再思考,教育类O2O市场也开始了重新洗牌。

早期那种重数量不重质量的同质化产品正逐渐被更有特色、更能抓住用户真正需求的新产品所取代。在教育类O2O进入良性市场竞争阶段之后,之前那种烧钱补贴来硬性达成市场份额指标的方式也终将被质量竞争所取代。

补贴所营造出的用户粘性较小,而且过度补贴很容易造成平台本身资金链断裂,如果资本无法跟上,则很快将面临倒闭危险。

而一些早期的龙头企业也纷纷进行转型和重新布局。比如跟谁学就已经成功转型为综合性在线教育机构,采用了名师授课+双师辅导的模式,除了传统的K12课外辅导,还添加了语言教育、素质教育等板块,从一个成功的产品模式推广开去,实现全平台的盈利率上升。而轻轻家教则推出线上线下的复合教育平台,双向拓展客源。

新模式的开发也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让这些企业逐步焕发了新的生机。在一段市场的乱象后,残留下来的教育类O2O,正逐步迈上发展正轨。

总的来说,疯狂老师的倒闭是多个原因叠加的结果,并不意味着教育类O2O模式走不通,相反,有了前车之鉴,企业往往更加注重服务质量,打磨产品。从整体来看,这无疑有利于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

如何抓住用户需求,谋求转型升级,跑通自我商业盈利模式,这才是今后教育类O2O公司所要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在线教育的本质仍是教育本身,只有抓住了教学质量,成功和用户需求进行对接,才能真正的获得好口碑,从而在激烈竞争当中脱颖而出,谋有一席之地。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EDU产业观察”。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